“卡位”汽车数字化转型,「复星锐正」抢滩智能网联车赛道
4S骑士会
2021-04-08 10:23
4S资讯 资讯 撩车 4S观点
我要评论(0


在2021年全国两会上,有关自动驾驶的提案多达15份。


 
与往年两会内容相比,2021年两会出现了更多关于自动驾驶、智能网联汽车相关的提案。
 
六年前,自动驾驶技术只是作为重要研究领域,而六年后,自动驾驶商业化已成为两会提案的主题。
 
六年来,两会上自动驾驶提案主题的变化,也反映了行业发生的巨大变革,商业化进程不断提速。
 
从2020年开始,Robotaxi、Robobus相继在全国各地试运行,一批自动驾驶初创企业提供的全栈式软硬件解决方案,更是为自动驾驶商业化创造了更大的空间。
 
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提供商元戎启行发布的车规级计算平台解决方案DeepRoute-Tite,大幅降低了计算平台的成本和体积,功耗降至传统方案的近九分之一。
 
领先的创新技术,也让元戎启行获得了资本市场的青睐。
 
2019年9月,元戎启行宣布完成近5000万美元的Pre-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复星锐正领投。
 
事实上,投资元戎启行只是复星锐正布局自动驾驶领域的冰山一角。在新四化的浪潮下,围绕自动驾驶的上下游产业链,复星锐正早在数年前便开启了自动驾驶领域的投资版图。


图片
超前布局自动驾驶上下游
上车激光雷达

时间拉回到2015年,彼时国内自动驾驶行业还处于萌芽阶段。从那时起,复星锐正便开始关注自动驾驶系统技术及核心零部件产业链,以集成产业链的方式,先后投资了速腾聚创、元戎启行、 一径科技等优质初创企业,在自动驾驶的投资赛道上以核心零部件——激光雷达先行占据了先发优势。
 
“我们团队在2015年年中就已经开始在关注自动驾驶领域,特别是L4创业公司和上游核心传感器供应商。”复星锐正资本董事长金华龙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表示。
 
在金华龙看来,那时的自动驾驶行业其实已经烧起了第一把火,国内包括百度等很多创业公司,都在对标Google旗下的Waymo。但当时整个市场过于火热,也有一些明显的泡沫,所以当时并没有在这个领域里做一些L4标的的投资。
 
在此背景下,复星锐正首先将目光集中在了激光雷达这一自动驾驶产业链上的核心零部件领域。
 
“我们当时判断激光雷达是未来无人驾驶汽车最重要的、也是成本最高的传感器之一,整个行业还比较早期,这里面一定会有公司跑出来。”复星锐正资本联席总裁刘思齐在谈到对激光雷达领域的投资时表示。
 
复星锐正当时以A+轮领投投资人身份,投资了目前国内知名的激光雷达供应商——速腾聚创。
 
速腾聚创共完成了7轮融资,其中,复星锐正资本于2016年、2017年连续两次投资。
 
在CES 2021上,速腾聚创已经正式揭晓SOP版车规级激光雷达M1,官方表示,M1自去年7月开始连续获得全球多个量产车型定点合作订单,其中首个定点来自北美车企。去年12月,M1样件批量出货给北美车厂,成为全球首款批量交付的车规级MEMS固态激光雷达。
 
2018年,早已烧完第一把火的自动驾驶行业,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突破,商业运营和落地等方面没有实质性变化,自动驾驶领域的生态也受到了部分投资者的质疑,对于车辆走向智能化和自动化时间点也充满不确定性。
 
“2018年底,随着一些走在前面的自动驾驶创业企业因为商业、管理等原因遇到种种问题,政策和主机厂的态度不明朗,投资圈开始对之前激进预测进行回调;而技术的成熟度在加强且接近拐点。此时正是进行近一步投资布局的最佳时机。”刘思齐介绍到。
 
2018年底,复星锐正开始接触元戎启行,成为了元戎启行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元戎启行也成为复星锐正历史上单笔投资最大的项目。
 
“其实,国内几家做L4的创业公司我们在不同时间早有接触,之所以看好元戎启行,是因为我们看到他们有一个顶级L4初创公司应有的整编团队,他们在感知算法、汽车规划控制和硬件研发能力上均在行业里处于头部位置,且有过去成功项目的经验。而团队在成立之初就获得了东风、吉利等主机厂的认可和合作,更增加了我们投资元戎的信心。”刘思齐说。
 
感知算法方面,元戎启行率先提出的多传感器前融合技术,该方案通过对不同传感器的原始数据进行前融合处理,统一输出像素级的八维空间数据,从而大大提高自动驾驶识别的准确率;元戎启行的规划控制模块,从最底层数学进行突破,研究出拟人化规划决策驾驶行为。再结合数据闭环和模拟器,让车辆学会像人类一样“思考”;而在硬件研发上,元戎启行也推出了自研的推理引擎,运行在功耗仅为45瓦的计算平台上,从而降低了体积庞大的“主机”占用空间及其功耗。以上的几个重点技术的突破都在让L4级自动驾驶进入前装成为倒计时。

2019年9月,元戎启行宣布完成近5000万美元的Pre-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复星锐正领投。
 
元戎启行在深圳、北京设有研发中心,公司的研发人员占比高达80%,已向整车厂输出其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且展开了与出行公司在自动驾驶车队运营方面的合作。
 
2020年8月19日,元戎启行与曹操出行联合宣布,双方正在进行自动驾驶车辆的测试运营合作,目标是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期间提供自动驾驶出行服务。
 
2020年10月19日,东风自动驾驶领航项目正式启动。在领航项目首批投入运营的 RoboTaxi中,有近一半由东风联手元戎启行基于东风风神E70打造。

图片
图源:复星锐正

在与曹操出行和东风的两次合作中,均采用了元戎启行新一代传感器套件——DeepRoute-Sense II。与第一代相比,该方案两侧的激光雷达,最小可探测距离为0.1 m,能精准感知近距离的物体,解决车辆近距离盲区问题;在水平视场角保持360°的基础上,能对近距离盲区进行最大范围的覆盖。
 
在多次体验元戎的自动驾驶后,刘思齐评价道:“面对车流滚滚的 ‘宇宙最强街道’——粤海街道里人车混行的复杂路况,元戎的车辆能够顺滑的进行处理。遇到临时出现的管道修理工作人员,车辆能够自如地顺畅绕行;面对拥堵的车流,也能够像老司机般变换车道。”
 
事实上,进入2020年,随着L2以上的高阶自动驾驶功能进入量产阶段,激光雷达上车已经成为行业共识。
 
此前投资速腾聚创大获成功,让复星锐正更加坚定了投资新一代固态激光雷达领域的决心。
 
因此,致力于提供车规级、高性能、可量产固态激光雷达的一径科技,也顺理成章地进入了复星锐正的视野。
 
2020年初,一径科技宣布完成7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复星锐正、松禾资本领投。本轮资金将主要用于车规级MEMS激光雷达的量产及市场推广。
 
“我们投资的一径科技,成立之初的定位就是瞄准固态MEMS激光雷达市场,已通过车规振动、冲击、温度循环等试验,具备了相对完善的车载应用条件,比如包括车规级的接插件、车载通信/同步方式和功能安全及诊断等。一径现在也搭建了自己的工厂,通过了国际顶级ADAS Tier 1公司的产品测试,开始做小批量的交付,今年预计交付量近千台,在全球领域里或是最高水平之一。”该项目投资负责人这样介绍一径科技。
 
当时,复星锐正在行业上下游,经过一系列对一径的固态方案、可量产性、车规级等维度的验证后,领投了一径科技A轮。在投资一径后不久,好消息便接连而来。去年八月,一径科技与嬴彻科技就干线物流卡车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商业化达成战略合作,成为嬴彻科技量产MEMS激光雷达供应商,其最新的ML系列激光雷达将会供应于嬴彻科技干线物流的量产自动驾驶车型。
 
除了自动驾驶产业链外,复星锐正技术团队在2018年中兴通讯受到制裁之后,亦将汽车行业的关注重点转移到了汽车电子行业上游供应链的国产替代和安全性。
 
在此背景下,由智能电动汽车底层变革带来的新电子电器架构的改变,使锐正团队开始关注各类汽车芯片、核心传感器和部分关键软硬件方案提供商带来的投资机会。


图片
卡位重要节点
纵横新四化
 
新四化下的智能网联汽车主要通过智能化和网联化两大技术发展路径,延伸出的三大应用方向包括自动驾驶、车联网与智能座舱。自动驾驶部分,从核心的传感器激光雷达到L4解决方案复星锐正均有良好的布局。事实上,除了对自动驾驶行业的投资布局以外,智能座舱和车联网也成为了他们的重点布局领域。与此同时,智能座舱逐渐成为近两年重点关注的方向,引导着复星锐正把目光对准了仙豆智能这家公司。
 
燃油车和电动汽车目前呈现出手机功能机向智能手机过渡的时代特征,未来的汽车会随着软件定义汽车的进程,在车载功能和人机交互层面上出现更多个性化内容和多维体验。
 
图片
图片来源:复星锐正

“针对车载内容等纯粹第三方提供的东西,我们当时认为,主机厂很难把接口、权限、线上线下服务/内容和车主用户的数据进行实时打通,因为本质上就跟我们用手机一样,它其实需要大量对于用户数据和车身数据的采集和实时闭环计算,在海量车主用户基础上,需要算法模型的持续优化与快速迭代来实现所谓精准内容和服务的推送。”刘思齐介绍。
 
第三方车机或智能座舱公司,更多的还是会侧重于软件交互等方面。相比之下,Tier0.5公司因为获取了主机厂的高级别权限和用户基数,则更具优势。
 
2019年7月,腾讯与长城、仙豆智能达成合作。仙豆智能产品研发副总裁谢平生曾对创业邦表示,仙豆定位是行业的Tier 0.5,“第一,我们不做硬件。第二,我们会比Tier 1更接近车厂,以及更贴合产品规划及目前的业务形态。我们来做好生态连接,同时我们也负责整个软件系统的集成,要为最终在出行过程当中的用户体验负整个产品这一块的责任。”
 
在复星锐正看来,关注仙豆智能的原因首先是长城和吉利属于现有的车企里面唯二的两大民营主机厂,保有量和增量都比较大,有利于智能座舱系统的迭代和升级,包括线上内容和线下服务侧,还有今年加入的辅助驾驶功能等,迭代起来的速度会相对更快。
 
“相较于其他的CVC,我们有复星的产业基础和基因,这让我们不会只瞄准某一个领域或某一个公司做散点式布局,而更多是用“根据地”的方式,在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横纵向拓展。”董事长金华龙介绍复星锐正投资策略时表示。
 
横向的产业链,包括泛出行领域会做核心标的的一些布局。纵向的产业链,从汽车的传感器、处理器,再到类似于辅助驾驶的这种L2、L3,拓展到元戎启行的L4,然后再到智能座舱,甚至于生产运营的一些智能方式。
 
“我们是有战略资源的财务投资人。”金华龙自信的谈到。
 
从自动驾驶全栈式解决方案到MEMS激光雷达,从智能座舱到车载芯片,复星锐正基本完成了对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投资布局。复星锐正的汽车行业资源版图与自身的投资组合生态相辅相成,一个完整的汽车业务生态闭环正在形成。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