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车丨不只李斌、孙正义,国家队也杀入这个千亿级市场 !新能源汽车下一个超级大风口要来了?
4S骑士会
2021-06-16 11:10
4S资讯 资讯 撩车 4S观点
我要评论(0


《撩车》是创业邦旗下的汽车栏目,我们将以全新的内容形式,带你“撩”动全球汽车产业的新机会。

这是《撩车》的第224篇推送。
作者丨王贺
编辑丨子钺
图源丨图虫


新能源汽车下一个超级大风口要来了?

换电行业迎来重磅利好。今年下半年开始,我国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新能源汽车换电模式应用试点。据悉,此次试点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能源局联合组织开展,具体内容包括换电模式车辆推广目标,鼓励在公交、出租、城市物流配送、港口、矿山等公共领域率先试点,在私人领域推动商业化运营等七大方面。
 
短短一年之内,石油与充电桩领域的巨头中石化和国家电网,双双加入了换电的赛道。
 

蔚来与中石化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合作的全球首座蔚来二代换电站正式落成;阔别换电领域多年的国家电网,先后与北汽、一汽、东风、蔚来等主机厂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联合建设运营换电站。
 
中国石化董事长、党组书记张玉卓表示,“可以把换电在中石化的加油站进行导入,计划在‘十四五’期间建设混合站不少于5000座。电池要标准化,汽车的底盘也标准化,这样在一个加油站建设一个换电站,所有的电动汽车都可以换。”
 
5月2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进一步提升充换电基础设施服务保障能力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
 
换电时代要来了!
 
在政策红利、资本加持以及企业疯狂布局下,国内换电市场的风口正在重新起飞。业内预测,到2035年,换电模式可带来千亿元的市场机会。


图片
风再起时

由于建设成本与销量的压力,国内换电市场经历了从示范为主到换电为辅,再到充换电并行发展的三个阶段。
 
从2009年到2012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尚处于萌芽阶段,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接受度较低。彼时,国家电网牵头在杭州试点出租车换电服务,以示范为主。
 
2012至2018年,由于换电属于重资产运营,市场上换电车型较少,加之车企参与度不高,电池标准无法统一等问题。新能源汽车补能技术方向逐渐转向充电,只有少数企业坚持换电模式。
 
从2019年开始,政府陆续出台各项新政策重拾换电产业发展,换电模式重新成为未来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2020年,换电站作为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在政策利好的背景下,换电领域的头部企业纷纷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2019年12月,伯坦科技获得云和资本B轮融资;2020年8月,国内换电站总量第一的奥动新能源吸引了孙正义的注意,与软银能源达成战略投资合作。此前,奥动新能源还曾接受蔚来资本的入股。
 

车企也开始加紧布局换电市场。2020年5月,上汽荣威发布中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R标时,表示将实现“可充、可换、可升级”的动力电池架构。9月,长安新能源换电站首站正式在重庆奥体中心落成。9月,吉利科技集团的智能换电站在重庆亮相,计划2021年扩充至100座换电站。
 
此外,一批初创企业也适时切入换电领域,搭载“新基建”快车,寻找新机会。奥动新能源董事长蔡东青表示,奥动新能源预计到2025年将投建10000座换电站,覆盖全国100座城市,服务包括私家车在内的换电车辆1000万辆。


图片
风口已来
行业痛点解决了么
 
“车电分离是一个很值得探索的事情。它首先解决了用户购买电动汽车时的成本问题,还解决了电池的寿命问题。”广汽资本董事、总经理袁锋对创业邦表示。
 
在袁锋看来,购买成本和电池寿命问题的解决,会大大促进整个电动汽车行业的发展。蔚来最早做换电,BaaS销售模式让用户在购车时省下了7、8万块钱。随着电池技术的革新,续航里程会不断提升,用户能够通过换电来升级车辆的续航里程。
 
换电模式实现了可充、可换、可升级的功能,能解决用户对快充便捷补能、电池升级迭代、电池安全的焦虑。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当下国内换电领域面临“三座大山”。一是电池标准难实现统一,换电站无法进行统一化规模化建设;二是换电技术水平受限,存在安全隐患;三是建造及运营成本过高。
 
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指出,换电的难点在于主机厂与电池企业的矛盾,目前没有一款车型的电池与电池企业配套,不能统一车型导致电池箱和电池模块不统一。此外,换电的成本也值得商榷,根据路程远近进行移动换电好一些,但存在安全隐患,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目前,国内市场上的换电模式主要分为四种,即蔚来的车电分离,北汽新能源的底盘换电,时空电动的侧方换电,力帆的分箱换电。
 
蔚来主打的车电分离模式换电时间比充电快,一般需3-10分钟即可完成电池更换。换电站对换下来的电池进行集中慢充,可以避免电池电量的衰减。用户可选择只购买车身+租电池,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电动汽车残值低的问题。但此类换电站必须有专业人员值守,人员成本加上换电站建设成本都很高。
 
北汽新能源的底盘换电主要应用于出租车等领域。2020年,北汽推出的4.0版换电站的换电效率和整天换电能力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单次换电仅需30秒。但车型以 EU快换版车型和北汽出租车为主,换电的兼容性比较低。
 
时空电动的侧方换电模式的核心是运营车+换电站,单次换电时间为3-5分钟,但主要运用在网约车、出租车、物流车领域,私家车领域尚未涉及。
 
力帆的分箱换电站是将原本巨大的电池进行分箱和标准化,让相同的电池可以适配各种车型,而不是局限于自家的特定一款车型,换电时间小于三分钟。不过,分箱换电的电池布置在驾乘舱座椅下面,机械的助力方式较为生硬,降低了整车的使用体验。
 
换电的商业化落地难点在于电池、车企间以及车型间无法统一。相对来说,换电技术在网约车、公交车领域更有潜力。”于清教表示。
 
2021年5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标准委)批准发布《电动汽车换电安全要求》国家标准,这是汽车行业在换电模式领域制定的首个基础通用国家标准。标准将于2021年11月1日起开始实施,标准规定了可换电电动汽车所持有的安全要求、试验方法和检验规则。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孙逢春院士在受访时曾表示,10年前商用车(公交车)的换电技术标准已经部分统一。目前,私家车的换电技术标准还在积极推进中,包括车辆接口尺寸标准、电池尺寸标准等方面,相关各方一直在努力加快推动标准的落地。
 
2021年3月,一家名为青岛联合新能源汽车(以下简称“联合汽车”)的公司推出的“车电分离,电池标准化并共享”的电动汽车换电方案引来市场关注。

图片来源:联合汽车
 
联合汽车董事长刘同鑫指出,联合新能源汽车最核心的竞争力在于其研发的纯电动车换电技术方案,即采用电池在车辆底盘中轴前后进出、电池串联、分箱换电的技术方案。该方案与目前车企已有的汽车底盘上下换电和两侧换电两种模式有所不同,也由于这种创新,使得采用这种方案生产的汽车及其换电方式,在换电效率、换电站建设成本、适配各种电动汽车系统方面有着较强的竞争优势,这也是联合汽车换电方案面世后,受到国内新能源车企和电力系统关注的主要原因。
 
联合汽车的前端换电方案采用汽车前端换电模式,并且设计了电池标准化方案,电动汽车换电仅需3分钟,换电站占地面积仅需三分之一个车位,每个换电柜造价只要10万元,换电柜成本是其他企业的二十分之一,十个月可收回投资。”联合汽车副总经理王英杰说。
 
由于设备成本低廉,在同样投资总额情况下,可通过分布式布设实现大规模密集覆盖,达到一公里范围一个,比加油站更加密集,更加便利。通过电池标准化,实现对所有主流车型的适配,可以极大增加业务量。
 
在国内换电领域多年来未能突破成本、电池标准化等瓶颈的背景下,联合汽车的前端换电方案或可为行业提供新的思路。


图片
创业公司的机会
还是头部玩家的游戏?
 
换电创业公司如何实现盈利,行业又能否实现规模化运营是业内长期存在的两大疑问。
 
记者算了一笔账,2019年底,三元锂离子电池系统报价0.8-1.2元/Wh。以蔚来70kWh电池包为例,按1元/Wh的单价来计算,一组电池成本为7万元。蔚来第一代换电站配备5组电池,电池成本是35万元;与中石化合作投建的第二代换电站电池数量增加至13组,电池成本将高达91万元。
 
蔚来方面表示,单个换电站的量产价格在150万左右,2021年将布局超300座换电站,也就是说,2021年蔚来换电站的建设成本将高达4.5亿元。


王英杰告诉创业邦,蔚来的换电模式更多立足于品牌差异化,可以不计成本、持续亏损;奥动新能源的大本营集中在北京出租车领域,但依然无法实现盈利;伯坦科技目前正在寻求并购。
 
2013年成立的时空电动,估值一度达到10亿美元左右,被认为是中国版“钢铁侠”。2018年2月,时空电动获得10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累计融资额已近30亿元,投资方包括青域基金、米仓资本、阿米巴资本、华映资本等。
 
此后长达三年时间里,时空电动再未获得任何融资,还因经营不善,屡屡“爆雷”。2017 年 3 月,被市场戏称为“重组专业户”的群兴玩具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以29亿元的价格收购时空能源100%股权。仅半年后,群兴玩具便宣布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2021年5月,时空电动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因股权转让纠纷而沦为被执行人,标的达1460万元。
 
面对盈利瓶颈,几家行业头部企业已经开始转变业务模式。
 
“从投资角度来说,换电站项目不一定是个好的标的,但蔚来走出这步棋是非常聪明的。”袁锋认为,中国的加油站布局做得很好,燃油车主都习惯去固定的加油站加油,蔚来在那些地方做换电站,意味着是在城市最便利的地方解决能源问题。
 
蔚来与中石化的合作,可以说是换电企业联手石油巨头,让充电站走进加油站模式的一次探索,也是提升换电模式盈利能力的一次尝试。
 
中国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背景下,中石化本身也有业务调整的需求。通过和蔚来合作可以借助绿色节能业务的占比提升,逐步降低中石化传统业务的“含碳量”。
 
此外,袁锋指出,换电属于重资产行业,回报周期较长,再加上动力电池标准不统一,因此,换电业务更适合车企里面的一个公司去做,服务整个车企的生态,这样才有机会从市场脱颖而出。而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换电并非一个好的商业模式。
 
换句话说,换电是头部玩家的游戏。
 

写在最后
 
据中电联预测,到2035年,中国换电站的数量将达到1万座,换电服务市场空间将达到1200亿元。
 

大家可能觉得风口已来临,但换电模式不是一个风口,它是推动新能源车产业跨越发展必须要选择的一个技术路径,甚至是唯一可以完全替代燃油车的技术路径。”刘同鑫说。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