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刘凤喜:从大师到天幕,“膜界大师”品牌的新价值
国际汽车窗膜联盟
2021-07-16 17:55
观点 一线对话
我要评论(0

前言

置身于全球化的经济浪潮中,任何产品都面临着迭代的风险,就如车膜行业,从单一的窗膜到包括漆面膜、改色膜、星空膜在内的汽车“四膜”市场格局正在快速成型。

6月车后快豹国内4S集团三季度集采指数显示,4S店集团及服务商对漆面保护膜、改色膜、星空膜高度关注。尤其在星空膜领域,去岁今春,市场节奏明显加快,表现在天幕星空膜等一批既有品牌营销还会技术研发的大玩家跑步进场,这同时也意味着星空膜市场玩法也将切换为“以快制慢”,市场的温室效应可能才刚刚开始。



Part 1

品牌运营

18岁追得留给行业的最好价值范本


在国内车膜行业的探索与变革中,18年浩浩汤汤,产品、品牌、模式犹如过江之鲫,而车膜行业走向品牌运营、技术创新的大势没有改变。在过去十数年的探索之后,头部企业已经形成相对成熟的品牌运营能力,品牌与产品融合渐入佳境,而之与追得,或创始人刘凤喜,其18年坚持品牌化运营,都堪称中国车膜公司的价值范本。

上海追得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刘凤喜


2003年,恰逢国内经济高速发展,追得诞生于上海。彼时作为一家初成立不久的新企业,追得一定程度上承载着自主品牌车膜突围的希望与野心。决心以品牌运营制胜市场的追得难以避免初期的阵痛,国外知名品牌的强势地位极大限制了追得的发展。正如刘凤喜所回忆,天幕品牌建立之初运营道路十分艰苦,品牌普及度低,很快达到瓶颈,排名超不过3M、龙膜、威固等。都知道品牌的建立只有经过时间和市场才能得到验证,如果想用更短的时间把品牌建立起来,除了产品自身质量就是更便捷和可靠的服务。


为了找到最优秀的产品,他们耗时六个月在全球寻找,并最终敲定美国圣戈班定制产品,定位一线和高端,时至今日销量依然非常强劲。


在服务端,他们把突破口选在了“大师贴膜”。“它是产品与服务结合的综合性品牌,最后给到消费者的印象是:要贴膜 找大师!大师贴膜之所以能成功运营,与品牌名称和一系列的体系相关,到消费者端的感受是膜业好,服务好,可信度高。”

18年前,在很多企业选择轻松的倒货或代理方式时,刘凤喜选择创立自己的品牌;18年中,追得收获了包括大师贴膜、欧帕斯、天幕等业内知名车膜品牌。18年后,当市场发展及消费回归理性,消费者对品牌的结构认知开始突显后,追得的品牌矩阵为企业构筑起了一道“护城河”,对此,她坦言感谢18年前刘凤喜对品牌的坚持。


Part 2

共享工厂

打破壁垒冲出传统认知的边界


当曾经野蛮生长的大时代愈发凸显理性,当各行各业的边界愈发消融模糊,曾经风云激荡、留下浓墨重彩的追得,又将如何定志砺行乘风破浪?打破壁垒,冲出边界,也许是追得2019年之后一系列决策的最好注脚。


“我们从建立开始就存在一个问题:追得并不是工厂身份,在消费者的认知中,这就是中间渠道,没有强硬的制造背景。”尽管吸取经验后,天幕用了品牌的方式去运作,如重视品牌的传播、客户选择、消费者维护、市场管控,乃至舍弃短期利益,放眼至长线等,并取得了成功。但在刘凤喜内心中,始终萦绕着“打破壁垒,冲出边界”的想法。


“要对产品专注执着,死磕到底,追得就得自建工厂吗?”


刘凤喜决定再次“出圈”。


她认为,追得已进入到以产品力和体系力为基础、以品牌价值构筑企业发展的最强“护城河”时期,时代在变化,从大师到天幕,不需要像传统企业一样构建厂房。2019年,追得做起共享工厂,其出品可以替代进口品牌的产品,能够做到高端的品质。这个战略布局保障了窗膜、漆面膜、隔热安全膜都达到了高于业界水平的质量。


同时,追得开始加大研发投入,联合长春研究所、复旦大学、四川大学、汕头大学等科研院校进行开发合作。这次,追得的最终目标是连锁体系、大客户体系以及ToC线上线下的服务体系。


Part 3

写到最后


如果说上一个18年,追得以品牌营销取胜,下一个18年,追得构建的是新型研发制造、品牌运营的全产业链竞争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从产品和品牌的“外护城河”,到专业贴膜技术人员培训体系、店面信息化体系、线上线下营销体系等“内护城河”,追得夯实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从产品到服务,从品牌营销到强大稳健的体系能力,这18年,无疑追得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