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势东京奥运会,日本展示氢能源实力,却难言成功
汽车新能源
2021-08-11 14:16
我要评论(0

东京奥运会落下帷幕,125年来唯一一届没有现场观众的奥运会,留给主办方日本一地鸡毛。曾几何时东道主的经济红利不复存在,就连日本政府在本届奥运会期间大力推广的氢能源,似乎也没有掀起什么波澜。日系车企的“御三家”对氢能源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转变,本田和日产已经开始打退堂鼓,而还在力挺氢燃料电池的丰田,也只能说在苦苦支撑罢了。



一场氢能秀,难言成功




2020东京奥运会,氢能的身影随处可见。


史上第一次,奥运火炬和圣火台以氢气作为燃料;奥运村的热水系统由氢燃料供能,本届奥运会的参赛选手入驻的是全球首个大范围采用氢能的社区;运动员往返于比赛场馆和奥运村之间,均乘坐氢燃料电池巴士。

日本政府向全球展示了一个完整的氢能基础设施系统,其中涵盖了制造、储存、运输到终端应用,这一条工业链中,可以做到全程不使用化石燃料。


整个东京奥运会,可以说是一场大型的氢能秀,但有没有达成预期中的效果?答案当然是否定的。2016年,时任东京市市长放出豪言:“东京奥运会将给人类历史留下一个氢能社会作为遗产。”显然他的目标失败了,由于疫情的因素,缺乏大量游客的涌入,对日本经济发展毫无促进作用,最终一届算不上成功的奥运会草草收场,预想中的借势奥运会向全世界展示日本氢能源实力的计划,只能说雷声大雨点小。


甚至,日本政府的氢能秀都没获得丰田足够的支持。作为全球研发氢燃料电池汽车投入最大的车企,丰田撤离了东京奥运会期间所有的广告,丰田章男也没有参加开幕式。虽然丰田依然为主办方提供了氢燃料电池车MIRAI和氢燃料巴士,但对于日本政府来说,缺少了丰田的全力支持,还是让这场氢能秀逊色不少。


发展氢能源,别无选择




众所周知,日本地域狭小而人口密集,缺乏各种重要资源,极度依赖进口,因此二战之后,日本一直是全世界最迫切开发可替代能源的国家之一。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日本的国策是优先发展核能,但或许是2011年的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让日本吃到了苦头,日本政府对核能的战略逐渐变得保守,不得不关停了一批核电站。


在丰田的带头作用下,日本政府转而将重心放在发展氢能源上。氢是公认的高效能源,能量密度是汽油的三倍以上。同时由于燃烧后不产生二氧化碳,因此也是极佳的清洁能源。


以汽车工业来说,日本原油的消费大部分集中在汽车燃油领域,这些原油超过80%来自中东地区。为了减轻对进口能源的依赖,日本一直把提高能源效率作为重要的手段,从政策和技术方面支持能源效率的提高。而氢能就是日本摆脱资源依赖进口的重要途径。


2017年日本发布了“基本氢能战略”,制定了创造“氢能社会”的国策。其中最重要的目标是减少氢能源与其他燃料的成本差距。除此之外,建设加氢站也是推广氢能源的必须因素,日本计划2025年建成320座,2030年达到900座。到2040年,加氢站网络建成,届时实现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全面普及。


车企热情减退,无奈之举




然而,在日本走向氢能社会的道路上,部分本土汽车制造商却打起了退堂鼓。


前不久,本田宣布旗下的氢燃料电池汽车Clarity Fuel Cell将在今年8月停产。虽然,本田还是用官方口吻表示:“没有放弃氢燃料电池,今后会继续在这一领域探索”。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本田对氢能源的兴趣不大,今后的重心将放在混动和纯电动汽车。



日产放弃氢能源的时间点则更早。2021年初,日产宣布暂停与戴姆勒及福特合作开发燃料电池车的计划,将精力集中于发展纯电动汽车。


“不挣钱”三个大字是挡在本田和日产面前的拦路虎。东京奥运会期间接送运动员往返的氢燃料巴士,其成本是燃油巴士的四倍之多。而相较于目前已经开始逐渐完善的锂电池产业链,氢燃料电池产业链太长太复杂,阻碍着车企在这一领域进行商业化探索。


即使是背后有日本政府大力支持的领头羊丰田,氢能源之路也并不平坦。在诸如大众和特斯拉等反对派的冷嘲热讽之下,丰田章男一贯地力挺氢能源,氢燃料电池车MIRAI已经发布了第二代,续航里程达到850公里。但在大规模量产方面,丰田还没有太多实质性的进展。摆在丰田面前的难题是,想要毕其功于一役,目前的技术还远未成熟,而如果将战线拉到今后的三四十年,则意味着不断地烧钱,却很难看到成果。


来源:汽车与配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