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带给汽服店的三个启示
国际汽车环保洗护联盟
2021-10-12 11:46
我要评论(0


向志愿军学习如何做好汽服门店人员管理。


文化不是纸面上怎么宣传,而是人们信仰什么,如何思考,怎么做事。

—— 乔布斯

      

目前正在热映的电影莫过于《长津湖》了,据说国庆长假7天时间票房已经超过了29亿人民币。人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好电影就是好电影。


只因一个坚定的信念,一支缺少给养,每人每天只有一个炕土豆,缺弹少药的军队,如何在零下40多度的长津湖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队。


在感动之余,笔者不由猜想,这支能打恶战的军队有相当一部分在解放战争时期属于国民党的队伍;他们1949年前还如同一盘散沙,被解放军追着撵。怎么才过去1年,同样一群人,怎么会有如此强悍力量与当时世界上最先进军队硬杠,并取得胜利的呢?


难不成是魔法?


当然不是,但也和魔法差不多,是心法。


 如果能将这套心法融会贯通,用在自己门店管理上,又何惧大事不成?


2013年,美国陆战史学家贝文·亚历山大写了一本书,中文名叫《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整本书中有对中国军队单独的一章,名字是《这支军队不寻常》,这其中有文字的描述是:


中国军队有一点极不寻常,就是它没有明显的单独军官建制,不过其“干部”或领导小组却很坚强,而且每级都有领导集体。


基于对中国战俘的研究表明:中国人极力阻止军事上的等级制度。


中国军队不仅要从战斗中提拔干部,而且是为了激发广大士兵的积极性,使他们参与讨论、解决并处理日常问题。


这种做法,可使普通士兵充分了解战术形势,以及部队作战计划等方面的情况,可使广大士兵在重大战斗行动中发挥主动性,增强责任感。


这也让联合国军审讯人员感到困惑,他们无法相信这些大字不识一个的士兵,怎么会掌握那么多的确切情况。


中国军队是以战斗小组为基础组成的。其基本思想是,彼此间的同志关系可以鼓舞士气,士兵的社会行为由亲密无间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规范。


战斗小组的士兵们都十分看重同志间的友谊和忠诚……


与国民党军队相比,人民解放军的进步是废除了对士兵的打骂,绝不容许对士兵有任何歧视、专横或虐待行为。在伙食方面,官兵一致,不得搞特殊化。


中国人在作战方面极为训练有素,尤其善于打夜战。他们在夜间行军的平均速率极高……


除了缺乏重武器外,中国人也受到原始的后勤制度制约。


中国军队每个战士都要背负供给很长时间的干粮,这些干粮一般都是压缩过的,如炒面、炒黄豆等。


令人十分吃惊的是,中国军队充其量只有迫击炮,却在朝鲜打败了全世界军队中火力最强,又完全拥有制空权的美国军队。


管窥一豹,从上面的文字中,可以提炼几个关键词。通过几个关键词,可以了解从细节层面志愿军是如何进行组织的。



激发广大士兵积极性

使他们参与讨论并处理日常问题


笔者接触到很多汽服门店的老板,问他们有什么问题影响企业中的发展,很多老板想了半天,大多数归因都是员工积极性不高,仿佛员工积极性是企业中最大的拦路虎。


未曾想到,这些人刚来的时候肯定积极性非常高(否则你也不会把他留下来),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积极不起来。个中原因需要门店老板认真思考,但志愿军给了我们一个可以借鉴的方法:即民主协商制度。


这也是最可行、最简单的方法。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行为学家道格拉斯·麦克雷戈就已经敏锐地感觉到,人性在企业管理中所起到的作用。因为人是社会化动物,被群体接纳是人的本能,只有融入一个集体才有最大可能活下来。那些离群索居的人,最终都被猛兽吃了。


我们是集体思维的后代,因此带着这份远古的基因;优胜劣汰的回报,就是当人被集体认可过程中,会产生很强的安全感。而安全感之所以被称为生存之感,其实来源于此。


被集体所认可的标志就是为集体的利益尽一份力,其中最容易实现的动作,莫过于为集体的利益贡献自己的智慧。在讨论过程中,群体中的个人实际上是站在非我的角度来讨论问题的,自然他的观点也不会令群体所反感;在潜移默化中,被群体认可所产生的积极效果开始在工作中展现。


但也有汽服门店老板会这样认为:我也经常开会,我也经常鼓励大家发言,但他们都不开口,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很简单,这位汽服门店老板搞错了三件事情:


1、要有足够的信息


开会前讨论什么内容,是技术分享?还是规则完善?或者文化学习?需要提前通知到每一位员工。


每年一次的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也是先拿到议题,然后分小组讨论,再集合到一起大会讨论。但有的老板开会随心随性,开会就是照本宣科念一遍提前写好的稿子,然后问参会者的意见。结果很显然,解决方法你都安排了,那我们也只剩下点头的份了。而这位老板,除了感动自己,一无所获。


2、要有规定的时间和空间


民主讨论会拒绝一言堂,这就需要提前约定什么时候开,在哪里开,开多长时间,而非冷不丁地冒出来开会的念头。要知道每个人都有安排,不约定开会的时间和空间,就会让参会者无所适从;更糟的是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思考,自然无法拿出自己的解决方案。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开。


3、问:还有呢?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镇定自若地站在众目睽睽之下说话,尤其是经常与汽车打交道的技师。通常情况下技师具备线性思维,不适应在众人面前放开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来自管理者的鼓励就非常重要了。常用的鼓励就是一个词——“还有呢?”,当员工突破心理阻力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见解时,要及时给予“还有呢?”还有没有更好的方法,还有没有遗漏的地方,还有没有建议等等,通过“还有呢”鼓励员工进行思考。


在门店中持续开展民主讨论的制度,是员工会发主动性,增强责任感的基石。



不搞特殊化


在志愿军中,官与兵以同志相称,不搞特殊化,彼此间的同志关系可以鼓舞士气,士兵的社会行为由亲密无间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规范。而在汽服门店中呢?一大堆汽服门店学到的却是厚黑学,是权谋之术。


庙小妖风大,拢共十多条枪,搞一大堆经理,几乎人人有官当,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和臃肿的管理成本。要搁在以前修理厂生意好倒也没问题,现在的修理厂利润比纸还薄,弄个金字塔式的管理架构完全不符合行业发展需要。


革命工作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汽服门店同样如此,如果人为分了高低贵贱,也就意味着在环境里人为地制造不公平,不公平恰恰是员工士气低落主要的原因之一。


诚然,汽服门店老板确实有一个特殊化的地方,就是有不经过员工同意自由进出门店的权利;但这种权利如果管理者认为是理所应当,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心安理得的认为,这是我的店,我可以想怎么样就这么样,那后果也注定了:既然你选择为所欲为,那么员工也会选择离你而去,有谁愿意从事一个看不到希望的工作,同时跟着一个对事业无所谓的领导者呢?


因此,作为门店老板,不应该把随意进出门店的权利变成为特权;而是要成为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时刻提醒自己的工作是:带领这个团队创造财富,用自己的双手改变人生。而不是抢员工的活干,还表现出一副我很忙,因此我没错的表情。


忙你该忙的就没错,忙你不该忙的,自然错得离谱。



训练有素


学习学什么?学吹牛皮有用没?


当然没用,财富一定是双手创造出来的,汽车后市场没有一夜暴富的神话,也会光速打吹牛不干活的人的脸。


时间往前倒几年,汽车后市场有个不好的风气:有那么一波学了这思维、那模式的汽车后市场从业者,开口闭口必是这模式那B吐ABCDE,仿佛会说这些个貌似牛逼其实特傻逼的互联网黑话,就能够走向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一般。其实呢,自己的事业做得一塌糊涂,就指望这张嘴活着了。


幸好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汽车后市场容不下吹牛。这两年靠嘴吃饭的人逐渐少了,真正的实干家走上了前台,成为目前汽车后市场的中流砥柱。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成功学“成功地”带走这一波不想努力,只想靠投机取巧赚大钱的汽后从业者,汽后行业的实干家也没法得到发展,因为靠嘴吃饭的人有个特点:成自己的事不足,败别人的事有余。


既然汽服门店以汽车维修为主,那无论什么时候,汽车维修技术都是汽服门店和核心竞争力,汽服门店的基础管理其实只占门店经营中很小的一部分,真正难的就是维修技术。


和4S店不同,综合性修理厂需要面对成百上千种车型,而这些车型的制造工艺和维修方式也是完全不同的;并且随着时代发展,汽车维修技术也在日新月异地发生变化。从以前的化油器到电喷,从燃油到混动,从混动到纯电乃至氢动,如果门店没有一套可以促使汽车维修技术不断进化的机制,或者说门店老板不愿意在人才培养上花费精力和金钱,那么门店未来的发展必定充满坎坷。


制造业可以用机器人替代,而汽车维修由于它的复杂性和安全性,可能永远不会有机器人来抢饭碗。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汽车维修是真正意义上的铁饭碗,但前提是你要能修得好。这可没有捷径可走,没有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是无论如何也打不了胜仗的。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一场主旋律的《长津湖》,诸位门店老板又看出什么门道了呢?将答案写在评论区吧。


本文到此结束,我是黄灿,在武汉祝大家万事如意,财源广进,谢谢大家的支持。


作者:黄灿

来源:AC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