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企业冲刺2021:途虎、新康众、三头六臂、快准、开思,全面战争打响?
国际汽车环保洗护联盟
2021-12-10 11:28
我要评论(0

2021年只剩下最后一个月,这也是众多企业最后的冲刺阶段。


夫妻店和头部企业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夫妻店是自己的小本生意,只要还能继续赚钱,就不会执着于某个具体的经营数据目标;但头部企业都在年初立下了flag,无论对内提振士气,还是对外展现气势,都有必要在年底冲一冲。


所以,对于头部企业而言,最后一个月尤为重要。


与此同时,年底也是回顾和总结的时间段,很多企业的发展情况基本上尘埃落定,整个行业呈现出来的阶段性趋势也固化下来了。


对于这些头部企业而言,几个趋势是比较明显的。


一是资本比较明显地在撤离汽车后市场,今年年中上汽集团发布公告,终止对车享网的投资,汽车服务世界就撰文提到过这个现象,到下半年,整个形势并未扭转过来。


二是总体的发展速度下来了,不管是直营模式,还是加盟模式,线下网点扩张不如前几年那么快。


三是头部企业在不断地做加法,包括前几年明确表示不会跨界做业务的企业,今年纷纷食言,显得不再那么“专注”。


这些趋势并非孤立存在,相互之间都是有所关联,并将行业推向了下一个发展阶段。



年初的小目标怎么样了?

几大头部企业几乎都在年初立下了各自的小目标,有的是网点开发层面,有的是经营数据层面。现在2021年只剩下最后一个月,完成情况到底如何?


先看猫虎狗三家的情况。


天猫养车在去年年底喊出的目标是比较明确的,要在今年年底建立3000家天猫养车门店,去年年底有300多家,也就是说,今年一共要新增2600家左右。


根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到11月份,天猫养车共有1700多家门店,一年新增1300家左右,这个速度其实很快了,但距离拟定的目标应该说是完成了一半,还有一定差距。


再补充一个天猫养车对外透露的数据,自2020年3月正式启动招商以来,全国申请门店数量超过2.6万家,上下两个数据可以做一个对比。


京车会这两年可以说是比较震荡,经历了高层离职、政策调整、重新招商等众多大规模变动。今年年初庆岩离职前后,据京东汽后一位内部人士透露,今年目标是发展1200家高标准、强管控门店,9月份和京车会某高层沟通,对方也表示计划今年年底完成所有1200家门店的管理模式升级。但是从近两个月的招商情况来看,还没有赶上当时制定的进度。


途虎在行业当中的形象一直是高调做事情,但是在目标和口号这方面其实是比较低调的。去年10月,途虎对外宣布工场店达到2000家,到今年11月份,这个数字来到3500家,也就是说通过一年左右时间,发展了1500家左右工场店,这个增长数据和天猫养车差不多。


虽然没有数据上的明确目标,但是今年坊间盛传途虎有可能在年内实现上市,这个消息一直被途虎官方否认,目前来看,确实也没有这方面的动作。


除了猫虎狗,另外就是几个融资多轮的汽配供应链平台。


快准车服创始人蒋仁海一直以敢说闻名,今年年初,蒋仁海在朋友圈高调喊话:2021冲刺50亿,服务站新增700家。到了今年10月底,快准开了一场年度冲刺大会,把目标定在了冲刺36亿,显然是有所下调。


去年快准车服销售规模25亿,服务站数量1500家,如果今年达成36亿的目标,接近50%的增长率,也是一个可接受的结果。但是服务站增速相对放缓,今年9月蒋仁海在公开场合透露服务站1700家,也就是9个月新增200家,距离全年700的目标有一定差距。


今年2月底,三头六臂董事长宋继斌也在朋友圈公布了2021年的目标:服务商3000+,修理厂月活15万,5000万税收,6亿毛利。这里面没有提营收目标,很多数据是比较难评定的。去年三头六臂销售规模12亿,服务商2500家,按照3000家的目标,一年500家,相比于去年新增1000多家,速度也是放缓的。


另外,开思算是行业当中最低调的汽配供应链平台之一,几乎没透露过平台的GMV,不过开思今年有个变化,那就是推出了APP,并做过一次升级,新增智能接车SaaS模块。其目标是用一年时间,将智能接车SaaS模块接入15万至20万家维修厂,据开思透露,今年已完成5万家活跃客户。


可以说,各个头部企业在这个阶段,依然是任重道远。



不约而同的战略调整

通过上面的一系列数据发现,速度放缓几乎是各个头部企业今年遇到的普遍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现象,那就是各个企业或多或少都在战略上做了一些调整。


天猫养车今年上半年一直在做百城招商会,一直到9月16日,正式公布了联合运营中心模式,据说在公布之前已经跑了大半年。一方面是想利用行业当中的汽修连锁提高整体运营能力,另一方面当然还是扩张上的考虑,希望利用一些大加盟商开多家门店的方式来提速。


新康众COO李逸也说过:“不可能说天猫养车为了开一万家门店,需要9000个加盟商组成,这不靠谱。”


另外,天猫养车在年底刚刚提出“智慧养车”的概念,不过行业人士针对这个概念的看法并不一致,还需要时间观察。


途虎的动作已经说了很多次,那就是不断在工场店的基础上做加法,比如纯洗、新能源、保险、事故车、钣喷、底盘,还有其他跨界等,另外途虎还加大对供应链的投入。


一方面,途虎当然是在寻找盈利性更强的增长曲线,另一方面,也是在提高公司的整体估值。


京车会折腾了几年,终于从过去的辅助京安途的项目提升到一定高度,京车会内部的说法是“高度已经上升到集团层面”,同时认识到强管控的重要性。然而这个意识上的转变才刚刚开始,并且会一直受到集团的牵制。


汽配供应链这边,大家心照不宣地推出了针对汽修端的项目,快准车服的京猫车盟,三头六臂的车小养,其实好美特早就推出了特特养车,只是没有大规模去做。


另外,一直以全车件撮合平台对外的开思,也推出了针对修理厂的APP,甚至产品名从一开始的“开思汽配”调整成“开思”,目的就是去汽配化,不希望修理厂出现认知上的偏差,也显露出开思的自我定位。


总的来说,门店基础已经比较坚实的途虎,开始在原有基础上做更多延伸;招商一年多的天猫养车,在想办法提高门店数量和增长速度;经历转型的京车会,意识到挂牌已经不能解决问题,要在原来的门店基础上做强管控升级;原先定位于汽配供应链平台的快准车服、三头六臂、开思等,都从汽配转向汽修。


有没有发现,大家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只是所处阶段不同而已,而且基于各自的基因,在打法上稍有差异性。


这或许是今年最值得关注的一大趋势。



全面战争打响


行业走到这个阶段,资本退烧,增速放缓,我们会发现,各个企业越来越像了。这个“越来越像”也可以换一种说法,那就是企业之间的边界变得越来越模糊。


事实上,针对资本退烧这个现象,李逸在接受汽车服务世界采访时曾提过一个观点:“资本已经不看好单纯的汽配供应链平台,以前大家把中国的供应链与美国四大进行对比,但是没考虑到中国的消费环境和美国完全不一样。所以需要战略上转型才有出路。”


按照这个说法,也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理解为什么汽配供应链平台纷纷布局汽修连锁,一方面是发展阶段到了,另一方面,也如有些行业人士解读的那样:这样才有更多故事可讲。


在单纯的汽配供应链比拼阶段,企业之间已经有不少碰撞,例如康众汽配和快准车服之间的价格战;快准车服今年大规模进入广东市场,和三头六臂、好美特等在市场上的较量等。


除了易损件平台之间的竞争,原来以高端车全车件业务切入的开思,也已经开展了易损件业务,开思创始人江永兴曾透露,目前开思一类易损件、轮胎等做得不错,占整个交易的10%多一点。


与此同时,在各个汽配供应链平台布局汽修项目,也就是行业所说的“修配融合”之后,已经不存在各个赛道之间的独立竞争,而是打响了一场全面战争。


从两个维度看待这场全面战争。


第一个维度是修理厂本身,40万家修理厂是天猫养车、途虎、京车会、快准车服、三头六臂、开思等平台都要争取的对象,有的是加盟的方式,有的是联盟的方式。然而争夺对象的数量是有限的,特别是符合条件的修理厂数量更少,所以大家是在一个存量市场抢夺同一件事情。


第二个维度是更深层次的,那就是数据层面,这个数据包括修理厂的经营情况和车主信息,基于此,每家企业都开发了各自的SaaS系统,这个SaaS系统对于修理厂而言具有唯一性,进一步导致了竞争的激烈性。为什么数据这么重要?短期是资本层面的价值,长期是顺应行业趋势性发展。


如果说前几年汽车后市场还是百家争鸣、万花齐放的状态,那么经过去年疫情洗刷之后,今年整个行业可以说迎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即已经没有模式试错的空间了,大家直接跳到同一个维度去竞争,可能战术有所不同,但战略毫无秘密可言。


而全面战争必然会带来一个结果,那就是加速行业一二名的脱颖而出,在这个过程中,淘汰和整合现象会越来越普遍。


可以预见的是,2022年,还会有下一个被淘汰的“和汽”,也会有下一个被并购的“有壹手”。


作者:Gary

来源:汽车服务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