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桶仅售80元!通过微信破解多起涉案超千万假机油案,背后产业链为何屡禁不止?
车后快豹
2022-08-16 11:21
资讯
我要评论(0

8月初,后市场又爆出假机油事件。


据媒体报道,浙江嘉善公安局发现端倪,沿着微信出售假冒大牌机油的隐秘线索追查,经过抽丝剥茧、顺藤摸瓜,捣毁了一个“产、运、销”全链条的机油制假、售假团伙,抓获涉案嫌疑人50多名,同时查获假冒“美嘉壳”品牌机油2000余箱,涉案金额1500余万元。


破案后,警方动用了6辆大货车,将涉案假机油从四川、湖北、湖南等地运回嘉善公安局。


▲ 图片来自网络 


据AC汽车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各媒体已经报道了超20起假机油案件,涉案已近1亿元。其中,在多起超千万的案件中,基本都能形成制假售假一条龙服务,并涉及多个省市


此次破获的假机油案也不例外:制假来自浙江某个县城的山坳民房里,并形成工业流水线;售假背后拥有强大的互联网销售团伙;买家分布成都、长沙、武汉、孝感、杭州……


尽管各地市场监管局不断加大力度打击机油造假现象,但假机油仍然是后市场顽疾。在这条制售全链条上,究竟暗藏多大的利益,让各方都无惧严重的刑事处罚铤而走险?



“还是假机油生意好做”


老朱在后市场摸爬滚打很多年了,从一开始就创业生产机油,试图打出自己创立的机油品牌。


可是从1992年起,壳牌、美孚、嘉实多等国外一线品牌凭着技术和品牌优势,在国内润滑油市场大杀四方,并霸榜多年,压得国产品牌只能依靠中低端市场生存。


一个国产机油品牌想要突围而出有多难,老朱深有体会。好消息是越来越多的国产品牌已经在慢慢崛起,坏消息是自己的机油品牌销量一直不见起色,几年下来,不仅没赚到钱,还欠了银行不少贷款,这让老朱有点支持不住了。


特别是疫情后,汽修门店对机油采购量减少,让本来就下滑的生意雪上加霜,老朱意识到该换个方向了。


2020年底,老朋友张坤来浙江拜访他,并带来一个野心勃勃的生意计划——要把机油卖到全国各地去。


老朱心知肚明,这是要“挂羊头卖狗肉”啊!他首先想到的是近些年被查处的那些制假团伙,罚款又坐牢;但回头反问自己,欠的债什么时候能翻身还清?更何况自己有现成的生产线和销售渠道,参杂生产一些其他品牌更为隐蔽,未必就会被抓。


下定决心后,事情比老朱想的还容易,因为大品牌机油的各种包装材料很容易买到,加上几台破旧机器,就能在短时间内大量制作出真假难辨的成品机油


表面上,老朱的厂房还在正常运转,可是入夜后,老朱会安排大卡车将生产好的机油开到租的山坳民房处,再将这些机油改头换面,打上壳牌、美孚、嘉实多的外包装和条形码,就跟正品一模一样,最后装箱发往全国各地。


此后,老朱不仅还清了贷款,还买了新车。


有时候他也自我安慰:相比其他造假同行,自己算很有良心了,至少卖出的机油还能用在车上,只是把自家品牌产品换上“美嘉壳”的外壳,卖贵了而已。


而其他造假者,有的是用废机油提炼的“底料”制作,成本不到600元;而实际上二类基础油价格为每吨4000-7000元之间,三类基础油及PAO全合成基础油价格达到上万元,中间有相差十倍以上的暴利,这种假机油根本没法使用。有的是购入劣质机油自行罐装,获得的利润也在50%以上;而且又不用付出研发、推广、售后等一系列费用,把每一分钱都赚尽了。


就在这时,老朱的微信收到张坤的一条信息:“老朱,又缺货了,再给长沙仓库发点货……”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向上,不管怎么说,还是假机油的生意好做啊!



“给机油换包装才能挣大钱”


说起来,张坤在润滑油生意里小打小闹了多年,因为手里只有一些线下客户零散的需求量,所以一直顶着二道贩子的身份,没混出什么名堂。


好在以前的市场大环境宽松便利,代理商有厂家的市场补贴和返利,再加上正常的差价,拉上补下一通操作,到了年底大家都能挣到钱。


但是现在不同了,租金、材料、人工等各方面成本都在上涨;特别是今年,上游受国际原油供求失衡等方面影响,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但是到了下游,润滑油的价格却涨不起来,比如壳牌蓝喜力,数次涨价后依然是去年的价格,这个差价只能由中游的代理商消化了。


不过代理商还能挣钱,只不过事情变多了,压力变大了,利润跟以前相比差了数倍而已。


以某大牌的一款型号为例,代理商含税ji价为75-78元,外面批发商进货价依然是66元,价格倒挂9-12元。算上厂家返利3%、补贴2元/L,代理商再贴进发票费 5%,勉勉强强够补回来。


但这里还没有加上物流、人工、租金的成本,投资回报率可想而知,难怪大家叫苦连天。张坤认识的广州某第一代汽配商,老板50多岁了依然还在努力经营,但无论使多大劲,还是高库存、高成本和低回报,很是煎熬。


所以,某些代理商一方面压缩各项费用,另一方面又开始走十几年前的老路,参假造假来实现盈利诉求。


张坤听某同行说起,某头部品牌标志性机油一年的产能还没有国内销售记录多,这意味着,销售出去的不少机油都是假货,这还是在有台账的前提下,没有台账的销售不知凡几。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假机油基本都在中间环节销售的,批发商、代理商都有可能参与其中。而且代理商有正规的财务手续,可以开发票,售假更为隐蔽;同时造假方式也升级为以次充好,产品假冒不伪劣,让人难以分辨


比如大桶油换小包装,同等级别、同等粘度的机油换成另个品牌的1升装。原本大桶机油与小包装机油的代理价相差2000多元,再找厂家申请特价1000多元,两相叠加就赚了3000多元。


张坤见多了,胆子大了起来,也走上了给机油换包装这条路。


他先找到老朱这条供货渠道,再怂恿手里有互联网销售团队的老邱入伙,并给出了市场价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的价格。听到这巨大的利润差,老邱明知道可能是“山寨货”,最终还是没能拒绝。


这笔大生意做成了,原本张坤假机油的销售范围多在江浙沪,随着老邱团队的加入,客户越来越多,杭州的一个仓库不够用了。同时随着扩张“商业版图”的野心急剧膨胀,张坤在多个城市实地考察后,又在长沙、成都设置了仓库。


现在的CEO张坤频繁飞赴全国各地洽谈业务,俨然是创业成功的模样。



“还得回归服务本质”

今年疫情反反复复,让王荣的汽修老店也变得门可罗雀。


大环境不好,同行之间的竞争却更加激烈了。王荣发现,刚解封时,隔壁同行们就各展神通,打出各种优惠活动吸引车主进店,比如9.9元洗车、19.9元车内空调清洗杀菌、99元小保养等,把平时尚存利润空间的服务项目全都按到价格底线下摩擦。


让王荣不明白的是,他怎么算成本,都没办法把保养价格做到这么低,难道门店都已经内卷到一定要亏钱做引流吗?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接通后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传来:“您好,您是万隆汽修的王老板吗?我们互联网销售机油的公司,现在正在做活动拉客户,像我们的销量王——4升的嘉实多金嘉护活动价只要80元一瓶……”


王荣听到这里,直言不讳地问:“这么便宜,是不是假货啊!”


对方明显稍稍愣了一下,很快回复说:“老板,我们的货都是厂家直供,通过互联网销售扩大销量,是为了做口碑;如果有假货,我们还怎么生存?您放心,我们都是货到付款,您验了货,满意再付款!”


一套组合拳下来,王荣将信将疑地加了对方微信,看到其朋友圈发的都是其他门店成功下单的截图,配上煽动性的文案,很难让人不动心。而且他还在截图里找到了认识的几家门店,都相隔不远。


经过一番沟通后,王荣明白其中的套路:对方先是通过百度地图、高德地图等APP搜索各地汽修店,点开其中一家,按页面显示的电话打过去挨个推销,有意愿的老板添加成为微信好友,再以一套滴水不漏的话术打消老板的疑虑,最终以快递形式将机油送货上门。


王荣联系到自己熟识的一家门店老板,详细询问了情况,并善意提醒他买到的大概率是假机油。


岂料对方说道:“老王,现在没办法啦,大连锁把价格打的太透明,我们要留住客户,只能跟着降价,用这些品质差不多的高仿机油保本也是没办法。而且,客户的车不会在短时间发生故障,就算以后有事,也不见得就是我们店里的机油有问题嘛。”


一番话把王荣说的哑口无言,他无奈地挂了电话。


想想多年前,汽修店都是靠技术吃饭,老老实实修车,堂堂正正挣钱。但2015年后,随着各种新模式渗透进后市场,汽修“换件”逐渐取代“修车”,从上至下的生存压力与日俱增,不少玩家也变得浮躁了。但舍本逐末、追求一时利益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写在最后: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今年5月,嘉善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发现了端倪,沿着微信出售假冒大牌机油的隐秘线索追查,经过抽丝剥茧、顺藤摸瓜,终于让这个机油造假团伙浮出水面。


 ▲ 图片来自网络


6月1日,经侦大队立案侦查,并迅速摸清了该团伙的主要成员及脉络。6月14日,嘉善公安出动100余名警力,分别赶赴成都、长沙、武汉、孝感、杭州、绍兴等地进行集中收网,当场抓获涉案嫌疑人50多名。


7月15日,民警向犯罪嫌疑人逐一送达《鉴定意见通知书》,从清白的生意人到阶下囚仅一年多时间,老朱和张坤都后悔不已,看到鉴定意见中明确写着“假冒注册商标和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字眼,最终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目前,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等待下一步处罚。


来源:AC汽车